S&P 4X4 LTD.
 
 
 
 
131日環遊世界 Round the World by 4WD Vehicle in 131 Days
 
 
千禧之旅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記錄了我﹝馬大立﹞和一群來自中、港、台的中國人,在二十世紀末,開著五輛吉普車由希臘的奧林匹克到中國的萬里長城,這個旅程橫越歐、非、亞、三大洲,當時估計整個旅程不少於一百二十日,起碼三萬公里。這個計劃是由香港鳳凰衛視中文台發起,準備將一路上碰到的事物拍攝下來,再透過衛星每日向亞洲和歐洲播出。 香港鳳凰衛視在1999年7月下旬找四驅專門店合作,改裝一隊越野車隊。他們要求這批車必須可乘坐19~21人;同時要放下大量衛星傳送儀器及攝影器材,再加上大量日用品,估計每輛車要超載1000公斤以上;要克服浩熱的撒哈拉沙漠和嚴寒的喜瑪拉雅山,氣溫相差近90°C;地形方面也十分複雜,有山路、大沙漠、沙丘、小石路、公路、冰雪路,並要由海拔負410米爬到世界屋脊近6000米;他們更要求車速不可低於每小時150公里。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程。雖然我公司有十幾多年改裝長途越野吉普車的經驗,但這車隊除了越野外,還要面對其它困難,例如嚴重超載及在極度缺氧的惡劣環境下行駛等。對我公司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。(如果你也有意見又或 想轉用以上資料可以和我聯絡 Email : matailap@hotmail.com
image
99年8月17日,六輛改裝好的四驅車在香港四驅專門店做最後檢查,準備送去附近的海逸酒店,由鳳凰衛視中文台向新聞界公佈千禧之旅這計劃。
99年10月8日,大隊還沒到埃及,我開始和同行沒有開過吉普車的司機一起學習在撒哈拉沙漠開車。一共只有五輛吉普車,一輛後備車還留在香港。
2號車底盤有鋼板保護,後備輪也有防撞架保護,DAKAR尾梯有防滑裝置,車頂行李架上滿是沙漠板、工具、後備輪呔和油箱,以防萬一。
10月9日千禧之旅在埃及的採訪開始了,金字塔當然是不可欠缺的景點之一。圖為主持人許戈輝和學者余秋雨老師。
image
全靠中國駐埃及大使館幫助,我們才可以順利把五輛吉普車取出,大使館送了五面國旗給我們的車隊。
image
車隊乘渡輪橫過蘇伊士運河。由於這裏是軍事重地,不可隨便拍攝,所以這張照片是偷拍的。由於它在巴列夫防線邊,巴爾幹半島,地理位置是古今兵家必爭之地,非洲,中東,亞洲的分界,而紅海就在路旁。
image
在紅海找到一家造船廠,這裏的輪船到今天還是手製木做的,手工十分精細。這是我見過最大的現代木船。
image
我在紅海沙灘上,這裡風景很美,是著名的渡假區,深受歐洲遊客歡迎。
image
在紅海旁的食店碰到一對年長夫婦,他們開著已有25歲高齡的英國路華109型吉普,由法國到這裏。車內裝著滿滿的食品和日用品。
千初次會面後,我們幾乎每天有電話聯絡跟進情況。後來我才知道會去的北京司機並沒有開越野車的經驗,開軍隊大卡車倒是有經驗。同時也知道我們的旅程要跨過四大文明古國及三大宗教起源地。我們會由希臘開始,接著到埃及、以色列、巴勒斯坦、約旦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、尼泊爾,終點當然是我們的祖國。當中大部份國家政局不穩,有反政府恐佈份子、游擊隊及宗教極端主義份子等。而且我們要面對自然災害、溫疫等。事實上據我所知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,應該沒有這樣的車隊一口氣行過這條路。我心情非常矛盾,因為我很想去,但公司工作十分忙。最後,還是決定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,交給太太。幸好太太全力支持我這決定。我本來打算在40歲那年帶一隊吉普車由中國經前蘇聯,去歐洲和非洲,現在只是提早了十年完成夢想。也許太太早已有了心理準備,她只是叮囑我千萬要小心。
在選車方面,我們也十分傷腦筋。鳳凰衛視曾想要BMW贊助LAND ROVER 110,又或DISCOVERY,但聽說BMW只想提供RANGE ROVER。RANGE ROVER在香港用十分好,但車尾空間太小,而且又太多先進電子零件,所以最後也談不來。之後又想過豐田PRADO,但代理商只答應贊助兩輛,這樣也行不通。那時候,本田CRV倒有意思想合作,但我覺得CRV車子太小,在城市內一家五口用就十分好,要走這種路和車的原來設計有出入。最後,我提議用奔馳 G WAGON或者五十鈴TROOPER。由於時間十分緊迫,這次由我直接和代理商談。
image
尼羅河見證了人類文明,到今時今日還依然眷顧著兩岸的人民,相比起其他文明古國的河流,她更有一份寧靜和舒泰。在這裏看日落真是一件賞心樂事。她重新洗瀝我們這群遊子疲倦的心。
image
太陽神殿The temple of Hatshepsut . 1997年發生過恐怖份子槍殺遊客事件,令當時埃及的旅遊業一蹶不振,所以政府特別重視遊客的安全。我們到處都可以看到警崗。我們由開羅到樂蜀的路上,就有八隊不同省的軍警輪流護送,個個苛槍實彈,由吉普車到裝甲車都有。99年10月19日在西奈山看電視新聞得知巴基斯坦軍人政變,我們有可能要更改回國的路線。 99年10月22日車隊在黑夜進入西奈半島。在月光的映照下,西奈沙漠更添幾分荒涼。這裏的駱駝有一個很古怪的習慣,就是喜歡撞向開燈的車,一號車就差點被撞。
image
著名的加利利湖(Sea of Galilee) 處於海拔負250米, 寧靜的氣氛和旁邊戈蘭高地的緊張局勢成強烈對比。
image
進入以色列第二天,車隊到了所羅門石柱,以前這一帶是海底。楊玉會和孫建剛是和我一起去提車的隊員。
德國奔馳廠正在放假,所以很難找到負責人。最後和五十鈴談好以贊助一半的形式合作。但當時還不知用V6好又或者3.1 TURBO DIESEL好,更不知左呔好還是右呔好。7月29日我飛去北京鳳凰會館和他們談了許多實質問題,包括路線。我在書店只能找到幾個國家的介紹書,有一些地方根本沒有書作詳細介紹。在路線方面,我們只可以紙上談兵。當時討論到許多應變計劃,例如國與國之間沒有通道,應如何繞路;碰到游擊隊及恐佈份子時,我們應如何應付等。每個國家的天氣、地理、燃油供應、語言、宗教等資料己經收集好。當時發覺還需要一輛空間較大的四驅RV車來安放衛星發射器材,一輛較大的四驅後勤卡車來運載後備維修零件,和可以拖動故障車輛的拖車。因為時間關係,我提出由我公司借出一輛三菱V6 L4OO四驅RV車、一輛三菱5噸四驅後勤卡車和一輛豐田45O0做引路車。
image
這裏就是我們常常在新聞裏聽到的約旦河,這小河不足20米寬。到處都是軍車,氣氛緊張。戈蘭高地就在上面。
image
99年10月25日,我們去了巴勒斯坦自治區,一開始氣氛很張,但當他們知道我們由中國來時,表現得十分友善。城內的屋十分殘舊。
這三輛車一早就改好了,全都已有加高底盆,防撞器、防滑差速器、防水裝置、全能車呔、絞盤等。這建議本來很好,但後來發覺行不通,因為一路上都有汽油供應,柴油在山區不一定有,所有四驅卡車不能去。最後唯有採用同一型號車來減少所帶的配件。在北京當天就決定採用六輛V6手動排擋左軑TROOPER。
image
戈蘭高地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哨站前. 由於這裏很接近敘利亞邊境, 所以以色列駐有大量坦克和裝甲車.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坦克. 有二次大戰時出產的, 也有新型的, 但聽說舊款的除了外殼外, 內部全部都改裝了。
image
隊到達特拉維夫TELAVIV,這裏風景很美,是不少本地人渡假的好地方。聽說偷車集團在這裏十分活躍。
image
99年10月29日我的朋友帶我們去JUDEAN大沙漠。沙漠中有少數游牧民族,我們更看到一個有一千五百年歷史的希臘東正教古城。
回到香港(8月1日),馬上向香港大昌行訂購六輛左呔手排V6 TROOPER,並開始著手設計。並馬上向美國、日本、澳洲、法國、意大利等改裝配件廠聯系,他們知道我們的計劃時大多數都願意提供幫助和贊助,我要在此多謝 WARN、TJM、ARB、Aussie、Dakar、Verio、IPF、KOITO、Bridgestong、YACCO、OZ和4X4 MAGAZINE和一系改裝EUC的國外朋友們。要不是一定沒有這麼順利。 8月10日,大昌行一早將六輛全新TROOPER交到我在紅磡的四驅專門店。我和同事們開始日以繼夜按照草圖改裝六輛車。因為每一輛都有它的特別用途,所以幾乎沒有兩輛是一樣的。有一些特殊零件更需要由澳洲、日本空運、香港工作。時間必須控制得很好,我們每日平均工作十六小時。幸好空運零件十分準時到港,17日所有改裝終於完成。一早把這六輛改好的TROOPER開到海逸酒店向公眾展示。看著這六個製成品,真的鬆一口氣。 18日上午11:45分,為了要拍攝,我及大昌行多名司機開著五輛吉普車繞了香港一周。下午2:OO,到達荃灣公眾碼頭,把這五輛將陪著我們行走百多天的戰車放入集裝箱,運去埃及的亞歷山大港。一共用了兩大一小集裝箱。我親自將車駛入集裝箱,拆去電池正絲,並重覆查看車是否已固定妥當。直到工人把集裝箱吊上駁船,才依依不捨的離開。
image
JUDEAN沙漠沙質十分輕鬆及幼細,為免前車揚起的沙鹿阻礙後車視線,車與車之間起碼要有400米距離才可勉強看到前方,但車子不需用四輪驅動也可以。在這塵土飛揚的沙漠上,我裝的進氣口防沙裝置起了很大作用,要不是引擎一定不能正常運作。
在 JUDEAN 沙漠的山丘上看死海很美麗。這裏離開舊城不到幾十公里,這裏的四驅會每逢假期也會來這裏。他們喜歡用美國 JEEP,TR00PER 和 LAND ROVER 110。美國JEEP 是本地組裝的 4.2L 直六引擎,TR00PER 和 110 是DIESEL TURBO。
舊城流傳了很多故事, 哭牆更是遊客必到之處. 對於不斷經歷逃亡的猶太民族來說, 這裏是祖先留給他們和上帝溝通的唯一郵政局, 因為他們會把寫滿心願的字條插在哭牆的小洞裏。
大漠裏佈滿是戰爭留下的戰車、坦克殘骸,以色列朋友開著朝鮮 PAJERO 帶我去找第二次世界大戰雪曼坦克的殘骸。我拆下二格鏈帶回香港做紀念,每格鍵重約25 公斤。
接著,我開始收拾東西和打電話向朋友道別,他們都叫我千萬要小心。有幾個西方朋友提議我多帶一點1元美金,因為遇到很多人包圍車隊時,可以拋出,分散注意力。我想這也是有效的脫險方法。出口其實也是我公司的主要業務,所以這次旅程可以探望幾位在以色列、中東、巴基斯坦、印度和尼泊爾的客戶朋友們。當中有一位叫ZEEV RIZENBEG,雖然他身在外蒙古,但他已把我出發的日子告訴了他在以色列的四驅迷朋友。公司十分忙,我盡量把工作交給太太去做,等她習慣一下。9月初,去打了防疫針和接受電台、電視台及雜誌的訪問。 28日,大隊由北京飛到香港。下午3:00,由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和台長王紀言等帶領下,坐船在維多利亞海港舉行一個簡單拜神儀式,希望這次千禧之旅可以平安及成功完成。隊員晚上便飛去希臘。我到了IO月3日才飛去埃及,中途在杜拜停了半天。我當然不放過去看四驅車的機會。杜拜市面有很多四驅車,日本車、英國車、德國車都有。當地的道路十分好,所以不少四驅車只加了大包圍,而沒有真正的越野用途。這個沙漠城市十分清潔,人民看起來也十分富裕。
image
耶路撒冷針對非法停車特製的鏟車,非常實用。香港及中國交通部可以學習學習。市區街道不大,但十分整潔。猷太人比較保守,不太喜歡外國人。
99年11月2日車隊通過約旦河西岸,在約旦過境十分順利,用了不足五小時。今天沒有太多人過境。有一輛UN吉普車在過關,他是來自芬蘭的。第二個主持人陳魯豫一過關就馬上下車,進行拍攝工作。
約旦是山國,85%是沒有用的沙漠。日夜氣溫變化十分大,常常刮起大風沙,這日我們在路上就碰到沙漠風暴。這裏是安曼舊城,已有3200年歷史。
99年11月3日,我們到了約旦這邊的死海。原來以色列和約旦的邊界有一段剛好在死海中央。死海的海水一天比一天少,船已不能在死海航行了。